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分享2016年9月歌德館世界會議上對人智學社群及靈性科學學校未來新方向的倡議


時 間:2017714
主講人:Paul Mackay
翻 譯:譚凡華
記 錄:陳思樺
校 稿:吳娟娟、阮恩生
審 校:林冠伶

親愛的朋友:
能再回來台灣感覺很美妙。我每年都被要求貢獻些東西,但既然每年都回來,還有什麼能分享的呢?每次我都得找找看背包裡有什麼可以貢獻給大家?去年終於找到一些沒講過的東西分享給大家,接著去年到今年之間發生了一些情況,今天我想來談談這個變化。

  • 人智學學會組織本身意義為何?靈性科學學校背後的含義又是什麼?這兩者之間的特性有何差別?


去年2016年思考的議題是距離百年歌德館首次聖誕會議還有七年的時間,當年的會議裡產生了像是今天開幕式的頌詩──基石之歌。我們可能想問問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從外在來看當年的會議創立了人智學總會,繼而成立了靈性科學學校。每年都有超過上千個組織產生,那這個特殊的人智學學會組織本身意義為何呢?而靈性科學學校背後的含義又是什麼呢?

我要先以這兩者之間的特性作分享。當年人智學總會並非為理想而創造,也不是為了拯救世界、環境或成為好人等等。我認為一個組織首次的建立是基於認知與尊重每一個獨立個體的基礎下建立的;現今每一個獨立個體都有其內在需要來完全、獨自地站立在大地上,也需要在周邊環境中找到一個空間退進去來獲得成長。聽起來這種內在成長的需要好像要退回自我、找到自己,這說法聽起來不像是建立組織的起步;但重要的是人智學總會的創立是認知到每個內在的需要、尊重每個個體內在神聖的空間。

所以,成為一個人,先決的條件和內在的空間有關。做為一個人,我們是尚未完成的,我們還不是完人。這本身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也是華德福教育處處可見的共通性;孩子尚未發展完全,也充滿了無限的潛力,如何發展出一套教育來激發他們的潛能?人的潛能並非在21歲就發展完成,而是終身學習,像我們都是。

這一個社群是一起尊重彼此內在的需要,同伴之間相互學習,做為彼此的老師,從每個人身上都可以學習;在社群內在存有學習興趣者才是真正的社群;「向同伴學習的興趣」若能形成「文化」,社群就能產生更多活力。我們都有一個內在的需求--博愛精神,也就是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全世界都是。

這不光是人智學裡面的現象,也廣泛的存在於人類的社會之中。這現象具有三個元素:對內在空間的尊重是其一;第二個內在需求就是博愛的精神,同仁們都是兄弟姊妹,為對方服務;第三個就是如今每個人都想尋求生命的意義──我為何在此?我的生命任務是什麼?為了完成生命任務,我們不能單打獨鬥,需要與其他人一起完成,也就開始和他人找到命運中的連結。這些相遇的人一起努力,找到自己為何而來?生命從何而去?

「尊重、博愛、社群」這三個特點就是當初建立人智學總會的基礎。或許有人會問這也是普世價值吧!既然是普世價值,為何是必要、重要的呢?又為何必須創立人智學學會呢?另外從宏觀的角度來說,大家都知道很重要、也很必要,那為甚麼還要這麼做呢?我喜歡說「對!但是⋯⋯」。「但是」生命中沒有一件事是不用練習的;只知道是不夠的,知道後要做、要練習。人智學總會的創立就是要大家在學會裡面與每個人內在的空間來行動,實踐博愛的精神。如此一來生活就變有趣了,但同時也會變得困難重重,因為每個人都很不一樣,相處上也不一定和諧。

  在人智學學會可見到多元化色彩,什麼人都有,就像人類社會一樣。不過,此時挑戰就來了,怎樣不去逃避、面對它、堅持不放棄的話,有一天啟示就會出現。當然這個實踐的領域需要一些基礎和背景,如果沒有一個有力的領導人來帶領的話,或許我們就需要另外的背景替代;而這個背景就可以從靈性科學學校而來,其中的工作任務是要由自己的內在激發出來,接著跟別人相連結,跟靈性世界相連結。

那靈性世界是從何開始的? 我認為一個人開始自我對話的時刻就是靈性世界的開始。從自我解放出來,從自己跳出自己,和自己產生對話。從內在的對話中,發現更高層存有的存在;從中自我發現命運,而命運中又有不同的存有在工作和幫忙著。靈性世界是多元化的。我們在塵世中,感官世界只是靈性世界的感官體現而己;就像我們每年在此召開問心台灣會議,總有一些靈性世界更高的存有與我們同在,同時也渴望想要被我們發現和認知。

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也是個覺醒的年代,來發現這些不同的存有,這些存有也希望我們發現他們。這種覺醒是重要的,如果我們不覺醒,這些存有只能在潛意識裡無意識地工作;但是,我們若覺醒的話,這些存有就帶著意識來共同工作。而對於這種更高層存有的認知就是靈性科學學校的工作。

  • 在未來的7年我們如何重新點燃100年前創立時的初衷?在過去95年我們做了什麼? 在人智學發展中,出現了哪三種不同的現象? 


這個運動一路以來並非一帆風順。從人智學學會發展的內部來看,我無意去否定那些竭盡全力投入這個領域的人們的努力,而是意識到一件事:有許多不同的組織成立,而他們之間一樣的特性是──共同學習人智學。人智學在當時是門嶄新的科學、前衛的觀點,在學校、大學裡是沒有教授的。所以很需要成立不同的小組,從新的角度來學習與探討對於人的認知。直到如今學習人智學本身仍然很重要。上述發展的過程中,有些人加入組織來學人智學,只是單純地在學習。其中有一些看過很多人智學書籍、資深的學者們,會告訴某位來詢問人智學問題的人:「你對人智學學習的還不夠、還沒有看完足夠的書,你先回去學一學再回來跟我聊。」如果,大家都這樣相處就沒有未來了,這是發展中的一個現象。在發展的過程中若大家光說不練就會孤立;沒有和世界連結,就變成教條主義了這是發展過程中的第一種現象

  人與人之間很不同,有人覺得有趣就去學習了;有人只要是新的教育模式、有機農業就試試,有些人會馬上去投入,就是實幹型的,先做再說;有人有了一些靈感、想法就去做,至於背後的故事、理論等繁枝細節,就不要聽了。所以當他很快去做一件事時,內容就會變得很空洞,容易迷失自我,因為沒有得到精華。這是過去多年發展過程中的一種現象;也就是有一批人光顧著去做,可是把意義遺失掉了。這是發展過程中的第二種現象

第三種現象是靈性科學學校的層面。有個專有的名詞「啟蒙之道」,透過冥想、靜思練習與自我產生關係,從而走上啟蒙之路。這些靜思練習,都廣泛流傳於世界範圍內,但它往往又有種相當孤立的感覺。其實它的原意是賦予教育、醫學、農業等各行各業的人士透過靜思練習能被賦權,而間接地幫助他們找到自己人性真實所在,從而在世上工作時更加與自己連結。在工作中有那麼一刻能自我反思、帶著自己的出發點在工作時不斷地反思。但過去90多年的靜思,有一種孤立的狀態,沒有和世界上的人好好的連結。

  • 針對這三種現象的解決之道是什麼?藝術又為何如此重要?


從去年2016年秋天歌德館召開的世界會議中,就商議要從教育、生活、社會三大領域中去串連在一起,例如:華德福學校的老師是與孩子一起的行動研究者。所以華德福教育要的不是廣泛的複製模式,而是反覆在實踐當中反思這對不對?符不符合其精神、夠不夠深入?同樣在生機互動(BD)農業也是一樣,在農場裡就是行動研究的源泉。

行動研究要留意兩個面向:一是內在深化它,同時與外在連結;在生活中是雙向進行的,由上而下且由下至上,這個連結就是靈性世界在生活中的呈現。所以要把生活作為啟蒙之路、學習的源泉,這需要不同的生命價值觀──在人智學中產生精華的共鳴──藝術。

藝術為何如此重要?若一個人的內在缺少美學,在生活中就看不到美的呈現。生活中不缺少美,只缺少發現美的眼睛。生命本身無法自我表達,而是要有美的眼睛去觀察才能發現。如果沒有美在裡面,人智學就是空洞的,僅是一套理論;但是當「美」進入的時候,人智學就變得栩栩如生。

在教育領域中也是,如何通過藝術來打開更高、更深的層次?我很慶幸「歌德式觀察」在這次問心台灣成為很重要的一部份,因為「歌德式觀察」就是帶領及幫助我們培養審美能力,發現生活的美

  • 如果我們將剛才談到的三個領域:生活、學習、社會放在一起,我們會期待甚麼結果?思考、情感、意志這三個層面中,我們如何發展出新的領導力?



我的理解是,我們需要一項新的能力。如果按照以往的傳統,我們無法突破,也無法將這三項領域連結在一起;只有通過一種新型的領導力的產生,我們才能把各方面連結在一起。我試著說明此新的領導力為何。這不再是尊崇領袖的領導型。在座的每個人都有領導力,那是和自己心魂的連結,我和我的思想、意志、情感的關係

首先是思考,那跟歌德式觀察很有關係。我究竟如何透過新的思考力,更深入的去明白、理解這個世界?

我要分享有三種思考類型一是因果型、片面的思考二是創意思考。我們經常受到身邊大小事情的挑戰,此思考能夠將若干種同時發生,但不同的事情串連一起,且明白這些事是各自獨立存在的,了解各自的脈絡,得出結論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這種思維在商業和許多領域方面都很重要,藉此可將不同的事情連結在一起而創造出一個新的東西。但若時機不對則會發生混亂。

三是發展型和蛻變型思考,這是和時間發展上產生關係的。這種思維可以從植物界中發現。例如:種子長成了苗、苗開出了花、花結了果,這種發展型的思維在教育領域是很重要的。又例如:3歲孩子和40歲的成人是不一樣的,在教育領域中重要的是帶著轉變型的思維。同樣在商業領域中蛻變型的思維也很重要,因為創業者在商業上也會不停的發展、蛻變。但在發展的過程中如果沒有把握時機就很容易迷失。
  
第三種思考也就是內外翻轉的思維。這也是在社會生活活動中意識到外在所有發生都跟自己內在的發生互相輝映;所有外在發生的事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都和自己內在有關。所以要更明白社會宏觀面就需要這種能力,也就是在外在世界和內在世界之間相互的溝通和發現。此外也要同時看到「生前死後」與「死後生前」兩種階段的不同。在塵世時我們是在肉體裡面,而往生之後就會變得內外翻轉,內在就變成外在的世界。故在社會活動中我們要清楚意識到,外在世界的發生與我的內在一定是相應的。

所以在這三個思維不同的層面中我們可以發展出新型的領導力,接著能夠自己領導自己,也對身邊的工作夥伴有更深的理解。

現在我們從思考轉到情感方面一般情感是以自我為中心,當中很重要的是:我感覺如何?透過一個人的自我感覺,才能好好感受究竟什麼事發生在我身上以及感受為何?從自我的定位中,好好體會自我的感受。然後從個人轉化為世界感受,從自我導向走向世界導向,這時候世界變得有趣了,原來我們可以聽到弦外之音,看到不為人知的東西;然後由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能力,進而發展出「發現美的眼睛」。這時候,以往沉默無語的一切會產生不同的呈現;當你再與別人談話時你會感覺到對方的確聽明白你所說的話。這時候這個新型的領導力會變得敏銳,能與世界保持連結。而發展和世界保持連結的能力可透過轉化我們的「情感」來達成。

最後來談談意志。一般來說要全然控制自己的「意志」是很難的。我們可以感受到要做事情的動力,但現在重要的是要從個人定位出發和自己的意志產生新關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要做的事情,但除了肩負的責任以外,我們必須很覺醒地知道「我」究竟想要做什麼?一個新的品德因此產生,此時我們就真正對所作所為承擔負責。我們如何活在當下,從「意志」當中覺醒?比如說,一位好老師在為孩子做了很好的備課後,當走進教室的那一刻發現孩子當下的狀態不同時,原本的備課反而不重要了,而是因應孩子當下的狀態來上課,那就是「意志生活」。

有邏輯的思維,不光是因果那麼簡單,而是看到事物背後連結的邏輯所在;我想是內在證明的邏輯,它是發展的、內外相應的邏輯,在我們思維的層面上要被發現、留意到。在情感層面要以美的角度去看到以前看不到的東西,聽見寂靜,外在世界的美開始自然呈現。這時候意志上新的倫理便產生,不再是由別人告知我應該如何做,而是我知道該做什麼。在這三個層面,每個人都可以開始發展這種領導的能力,從而可以和自我連結、彼此賦權,此力量足以排除萬難,甚至愚公移山。


謝謝大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