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整合會議的演講和討論


日 期:2016/08/01
主講人Paul Mackay
翻 譯:譚凡華
記 錄:江昌倫
校 稿:林菊梅、廖珮芬
審 校:張宜玲

  今天我們只會談一些關於土地、關於經營的部分,然後是問題討論。首先要談談土地信託的問題,我上週收到了這個小冊子,這是荷蘭的「土地管理基金會」簡介,為了準備BD農法的土地而成立的基金會。

  這個基金會有個觀點是──買下土地,希望這片土地未來仍然是做為BD農業使用,收購土地本身使其成為最後一次的收購,聽起來似乎有些矛盾,如果大自然不應該被買賣(買一個我認為不應該被買賣的東西)。但是我們無法去遊說大家,土地不應該被買賣;就像是掃廁所一樣,先把手弄髒,然後再洗乾淨。

  建立這樣的基金會,資金的目的是把土地作為商品這件事裡解放出來,讓這次收購成為最後一次收購,讓土地成為BD的耕作地。但需要一些物質經濟的層面,若買土地,不只是讓心比較好過,而是在稅收上可以有些利益。在歐洲,稅收的例子大概是這樣:如果我年收入是20萬歐元,規則是可以捐10%為上限,這部分是不需要被徵稅的;對於國稅局來說,就會只徵基數為18萬的稅。條件是,捐贈的基金會必須是為了群眾廣泛利益而成立的。

  這個基金會和政府說明:不是只為了人智學,而是為了人類的廣泛利益存在。但是BD農業不會被質疑是為了小眾的需求嗎?如果我們要開始做些甚麼,我們就得準備好,要開始解釋我們做了甚麼。因此,就得和社會開始對話。我喜歡這些對話,因為這些對話是極具挑戰的,當時我在創立道德銀行時,也必須和其他銀行家解釋,為什麼我們不一樣,而此同時也是對自己的內在再一次確認我們為什麼這樣做。

  BD農業真的是為環境貢獻嗎?若只是從經濟角度,農產品並沒有造福太多人,而只有增值而已。但在經過許多溝通工作後,這個解放土地的基金會得到減稅的認可。所以,基金會本身沒有甚麼會員,但有許多的土地,受到政府的管理,政府會不定期地檢查是否仍遵照當時的初心在工作。政府的國稅局也只是給了一段可以免稅、減稅的時間,且需要定期檢驗。

  基金會有土地,但只有土地是無用的。理想上來說,最好這捐贈可以一次性的把所有土地買下來,但是很貴,需要很大的金額。例如:這塊地200萬,但我們只有100萬。本身100萬的捐款已經很多了,雖然還不夠,所以就試著找銀行貸款。我們會說:「我們拿來做生意,因為我們有好的企業家『農夫』在管理。」對銀行來說:我們就是客戶,我們要付利息;對基金會來說:我們此後需承擔對這片土地的責任。同樣的,我們也可以和客戶借錢,而不是和銀行借。募集資金需謹慎,根據銀行法,是不得私募基金。

  如何建構一個農場?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如Ineke老師給的例子:15個家庭運作的模式,有些BD農場規模很大,約200公頃;有些BD農夫是創業型的,是個很有競爭力的農夫,可以靠我的產品維生等等;有些則像是家族式經營的方式;也有是特殊需求家庭的,例如:Camphill,荷蘭的BD基金會正是為這樣的社區工作;更多像是CSA的形式。無論是甚麼型態的農場,背後都需要財務的支持。

  創業農夫可以用其產品養活家人,償還銀行金融利息,這時就有個問題,消費者是否願意以更高的價格來購買好的產品呢?在市場上,我們有化肥產品、有機的與BD的,一般來說,我們會認為化肥產品的價格較便宜,所以在荷蘭,有很多的奶,來自於無法生小牛的被人工控制的乳牛,長遠來說,這是毫無回報可言的。所以在定價上有許多討論空間,牽涉到營銷管理以及市場結構。

  我們是否有把對環境的破壞算進去呢?如何公平定價?當我們要開始BD農場時,價格的透明性被挑戰,要如何定價啊?因為BD不是只為了一小群人,而是整體利益,因此,要如何定價是個基礎的社會問題,公平貿易很重要的就是在定價上。一旦從事BD農法,這些就是我們得關注的視野。

  有一次,我聽到一個帶領生態研究的教授演講,他說:「如果你想改變社會,這就像是擠牙膏,要從最尾端的地方開始擠;但首先,我們得知道如何打開牙膏蓋,得先知道社會制度運作的規則」。要知道如何開始。

剩下20分鐘的提問時間:

Q. 要如何扭開牙膏蓋?
A. 有個老師認識的瑞士人,開始了一個專門為公平貿易存在的商標,這商標機構會確保農場不會為了生產而破壞環境。這就是從社會層面著手。然後其中一個超市「co-op」,發展出照顧生態的品牌形象,而生意更好。另個超商發現後,說我們也要這樣做,接下來,這個促進公平貿易的商標,生意成長了雙倍。是有前瞻性的工作方式。
  所有經濟上的創始人,都是沉睡的巨人,沉睡的巨人也就是消費者,如果我們去商店,我們說,不想要這個,不想要那個,想要那個,那麼,我不買的,就會留在貨架上,另一個被補貨,因此,我們就決定了這些商品的命運。就這麼簡單。例如:北海有很多油田探勘台,在海洋中有巨型鑽頭,把汽油鑽出來,開採石油的油台,一段時間就會拆除移到下個地方。為了要做這件事情,這些公司需要特殊的牌照。這些公司在英國取得牌照,在大西洋的英國海域工作。但是,大眾發現這家產油公司,並沒有好好照顧海洋,而是把這些油台壓入海裡。因此,幾秒之間,全歐洲都知道,請不要去殼牌公司取油。一周後,董事會開會,停止這樣不環保的行為。
  我必須要說,許多跨國公司對於生態保護是很有意識的,他們知道如果不這樣做,幾年後就無法生存了,商業就有競爭。WELEDA(薇莉達)的競爭對手就發展出宣稱自然的產品,這時候,認證的機構就進入了。生產與驗證都是企業家要做的事。

Q. 以頂新魏家的例子來說,社會的意志力要如何與時間抗衡,可以做的事情這麼多,但總覺得做得還不夠,這時候,充滿創意的時刻就來臨了,因為不滿,就可能活躍起來。當然,如果太過極端,就可能甚麼都不做了。
A. 婉如問的問題很重要,我們是醒覺的,但我們很容易回去睡覺,對於人心的問題,要怎麼辦?做社會運動的人,常常會覺得自己做得還不夠,但也要善待自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