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華德福教育、人智醫學及生機互動農業的共同圖像


時 間:2017714
主講人:Hans Mulder
翻 譯:余若君
記 錄:鄭秋月
校 稿:鄭秋月、王茹茹
審 校:林冠伶



  可以再度回到這裡是我的榮幸!就如同Paul剛剛提到他從背包當中,尋找一些新的東西貢獻給大家。所以剛剛聽完他的演講之後,我也要如法炮製,從我的背包裡取出些新的東西來分享。我現在要談一些在我的生命史當中,所遇見過不論是困難,或者是在人生高峰的事件。其中有些部分可能是蠻個人的事情,希望對你們來說是可以被允許的。

首先,我代表我的夫人Ineke老師向大家問候,她因為身體健康的因素,無法參加今年的問心台灣,她希望明年可以和我一起來。現在回到1972年,我和我的妻子帶著我們的三個小孩,分別是八歲、六歲和四歲,去往紐西蘭。當時我們覺得需要去,但卻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必須前往。
   
在當時如此的舉動,可以說是很有勇氣,也可以說是很愚蠢。我們夫妻倆有很大的期望,希望投入兩件事情──華德福教育及生機互動(BD)農法。在華德福學校教學幾年之後,我們致力於支持中學、高中的成立。這時我發現同仁當中,開始從理性的角度理解到實務的重要性。經過幾年的華德福教育教書生涯之後,我和幾個同事合買了一塊地,在紐西蘭開創了BD農場的工作,這一刻也就是把教育、農業、醫療開始交織在一起的時候。在今日非常複雜的工作交織的時刻,我們也必須以這樣整體性的價值觀一起工作。

今天我被要求談的主題,並不是一個智性的主題,而是一個真實迫切被需要的主題;而老師的生命史,也是在失望與期許各種事件的交織中。剛剛Paul談到靈性的背景,講到這三個領域的共同性是什麼?簡單的這三個領域之外,其實還有更多更多其他的領域。剛才Paul也談到了他明天還會繼續談靈性科學學校的領域,那是在我們十二個部門中的一個核心,另外還有其他十一個部門。

  •     關於與靈性世界展開工作,史代納給予老師的實務性做法和建議是什麼?


史代納在1919年,開始為Stuka這所學校的十二位老師談《人的研究》。他從第一場演講,就跟老師強調,我們跟孩子所進行的教育,其實是早在靈性世界就已經開始了,我們現在只是延續靈性世界的教育。他跟老師說你們必須要繼續。所以史代納給了老師非常實務的做法和建議,這些實務的建議也被隱藏了很長一段時間,只給予有經驗的老師。而他給老師冥想的詩,也並沒有解釋要如何運用,我是透過二十年的經驗,發現這些冥想的詩是怎麼一回事。那這就回到希臘時代的哲學家柏拉圖提到的理想國──所謂的理想、理念這種說法對史代納來說是不夠的,理念、理想是真實的存有、存在。如果我們想要跟靈性世界的理念、理想連結,要認識他們是真實的存在體,我會先讀史代納的詩,等一下再跟大家解釋,為什麼要讀這一首冥想詩。


      教師天使詩         李慧芳譯

每個人背後
都有一位天使
輕輕將祂的手
觸摸每個人的頭
這位天使將你們需要的力量賜給你們
在你們的頭上圍繞著一圈大天使
祂們將每個人的禮物傳遞給其他人
將你們的心魂合而為一
這位天使將你們需要的勇氣賜給你們(這勇氣形成一個聖杯)
智慧之光由高貴的阿爾凱天使賜給我們
祂並不受限於大天使的環狀運轉中
祂來自原始之始 化現與消失在原始之遙
在這個空間 祂只以靈光顯現
而滴入勇氣聖杯的靈光
啟蒙我們的時代
讓時代的統治靈收藏


身為一位個別的老師,我們需要力量;而身為教師會、教師學院的一員,我們需要形成一個圓。我們需要勇氣,更高層天使的靈性存在如同閃電一般,會帶來靈性之光,在我們所形成的容器之中,注入靈性之光;如果我們反應不夠快沒有承接住,它將會像靈光乍現般稍縱即逝。為了這一個內在的空間,我們身為老師,如果沒有跟農夫、醫生一起工作,交換這樣的經驗,我們將沒有辦法去體會到內在非常珍貴的寶藏。

我們到底怎樣跟這件事情工作呢?就在史代納他白天講完《人的研究》之後,晚上又將老師召集過來,再次向他們解釋要怎麼樣來工作。在夜晚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冥想班上的每一個孩子,如果你把孩子的圖像一一地帶到眼前,你就會知道你需要教的是什麼?這些孩子會告訴你,你需要教什麼?而我們常常遺忘這些事情,我們有一大堆的課程表、圖表,以及教育當局告訴我們一定要做的事情,然後就按照課程大綱進行教學,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孩子無法靜下來學習。想想已經晚上十一點了,想到明天要教的東西,就趕快上網找尋,找明天要上課的內容。史代納說:「把教師會的冥想帶到你的面前,然後開始冥想,做每日要冥想的內容,當冥想一一完成帶入睡眠,在清晨自然的醒來,試著不是因為鬧鐘或是iphone把你叫醒,因為靈性圖像是如此的細緻,當鬧鐘一響可能就會被嚇跑了。醒來之後開始冥想,想你的孩子,想你要教孩子的課程,冥想好了就可以去學校上課了。

有多少老師有這樣的經驗,當完成主課程後,走出教室,我們會問自己到底是誰在教呢?到底這些想法是從哪裡來的,它是怎樣進入我的課程之中?到底正確、該出現的字眼,怎麼會這麽剛好就出現在需要的孩子面前?就在那一個時刻,我知道要改變本來準備好要講的內容。

  • 農夫與醫生又將如何與靈性世界連結?如果沒有這樣的連結,是否一樣可行?


這一點對農夫、對醫生也是如此的重要與珍貴,在恰當的時刻去做改變,你會很驚訝你可以做得到;就在《人的研究》第一講中,史代納說:「教育的任務就是要把靈性與心魂連結上孩子的物質體以及以太體,和諧地連結在一起,就是我們要做的事。」然後在十四講非常複雜的演講中,談如何完成這一個任務。我開始思索,這對一位農夫而言,要如何進行呢?農夫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可能性?史代納就在《農業八講》的第二講中,用了不同的字眼也談了同樣的事情,農夫怎樣可以跟靈性世界連結。

我也開始思考那對醫生而言呢?我很幸運被人智學醫生邀請去參加IPMT的課程,去看醫生們在做什麼。然後也讀到《治療的基礎》這本書中的第十三講,我們要如何把老師、醫生跟農夫帶到一起?首先,我們要有這樣的智慧、也要有這樣的圖像、意志力去達成;就如同Paul在演講中提及,有很多務實的人認為,你只要告訴我實作上我需要的方法,其他的留給你自己。

根據我在紐西蘭BD農法工作多年,以及跟BD農法的農夫一起工作,如果發現這些農夫沒有用靈性的體悟(人智學靈性背景)來一起工作,當他們運用BD農法時,遇到困難而無法度過,就會回到原本的化學農法耕作。真正的困難就在於,我們如何克服這些困難,如果我們大家可以合作,那我們就來看看,如果讓醫生、老師、農夫可以在實作上合作,我們會尋找到共同的道路,遇見外在大環境大世界。在我自己的教學跟農作經驗上,說公立學校、體制內的老師,是不好的老師,是沒有意義的。他們其實也是被限制在框架中無法自拔,他們並不想要這樣做;農夫並不想要用農藥、有毒的東西,他們情願用不同的方式來工作。我們不應該帶著批判來看待世界,而是應該試著走出去幫助他們。同樣對於醫師、護理人員而言,他們用藥也是同樣的處境。

我又試著跟Paul剛剛所談的思考、情感、意志力做連結,我們要怎麽做才可以達到呢?

我在紐西蘭教BD農法十年的經驗來看,做事情真的要有效果,需要思考、情感、意志都投入其中。我們先從思考的角度來看(在明天跟後天下午會做哥德觀察的練習),如果我們的觀察不正確,就無法進入正確的想法與判斷,我們也鼓勵學生、老師、農夫要找到自己的正確答案。我記得給農業課程的時候,學生在上了一個星期的課後,向我提問說:「Hans老師你都沒有解決我們提出的問題,我覺得非常的挫敗,因為我們去上大學,可以獲得正確的答案,而不是要我們自己找到我們自己的答案。」

我們再來看看情感的生命呢?這些也就是藝術性的工作,在BD農法的訓練課程中,一週中有兩次的優律思美,還有繪畫課程,這都是課程的一部分。當時的學生不明白為什麼課程有觀察研究、藝術性的元素,最後才有一點點BD農法的實作課程。上完了一年之後,這些BD農法的學生覺得一年不夠,可不可以再多一年,因為學習是永遠不夠的,就像我跟Paul一樣,我們都覺得學不完。

今年我把經驗開始轉化了,我開始在中國開課,我現在要談一點這段歷史,不舉出具體的名字。五年前,我在一個農場上教課,這農場上也開始有不同的講師來上課,這些講師跟農場的農夫說﹕「你不需要知道這些做法的背景是什麼。」而我也就讓他這樣進行了。而這一個農夫,很巧合地跟中國南方華德福的創辦人結婚了,這農夫問,當Hans夫妻來這裡講《人的研究》時,可不可以來旁聽呢?Hans老師回答「當然可以」,在此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這農夫問說 :「可不可以請你在週末時給我們合作的工作者上農業課程?可不可以不要只給做法?我們還需要學習這做法背後的想法是什麼。」

  •       在台灣推行、實踐BD農法中令人欣喜的一些分享。


接下來要談的是在台灣我們可以引以為傲的事情。幾年前,我在台灣給了第一個BD農法的三年課程,其中有一位學生叫做張幼功。我請所有的學生做他們的專題研究,如果他們想要拿到BD的證照,就需要做個人的專題研究,有一位退休的物理教授,也是學習BD農法課程的學生,這一位周同學,他想要將BD農法八講翻譯成中文,成為他的專題研究(因為當時沒有中文翻譯本),這是一個非常艱巨的工作,因為BD農法的課程很難翻譯,幼功以及這位周俊煌同學一起完成這一份艱巨的任務,而且還出版了。所以老師就把這翻譯完成的書,拿去中國給當地的農夫學生,老師也在書上寫了一些對BD農法工作的反思與期許。
   
過了幾個月之後,我又得到了一個請求,「請問你可不可以跟我們一起研讀《農業八講》的內容」,我回覆說:「當然可以,只要我們找到共同的時間」。所以今年二月在深圳開始BD農法的課程。我給了一些課程標準,這課程需要在農場上,不是在演講廳,所有的學員都必須住在農場或是週邊,以利課程都在農場上進行。這課程每天都在天一亮就開始,首先我們做地景的觀察,然後一起吃早餐,之後讀書研討,午餐過後有藝術活動;藝術不是只是畫出美美的畫,而在這特殊的時刻,希望讓學員們體驗對於色彩的內在經驗,讓我們的內在、心魂能夠獲得對色彩的經驗,我們才可以經驗在大自然中的色彩。就如同我透過歌德觀察法的學習,可以理解到孩子;農夫也透過歌德觀察可以了解他的牛,他會知道牛今天會發生什麼事、明天會發生什麼事,他就會喚起內在的能力去了解牛。你是不是有能力用同樣的方式對待植物、動物,對待你的農作、同事,當發現有問題時,不是用抗生素、用對抗療法,而是用順勢療法來處理你所知道的問題。

有一位六十八歲的農夫,他從未畫過畫,剛開始幾天他很掙扎,然後最後他的畫作完成後,他要求所有的學員在畫上簽名。他說:「我這一輩子從未畫過畫,我這一輩子都在當農夫,這是在我生命中的一個新發現。」這些參與課程的學員有誰呢?有農夫、醫師、教師、中醫師,因為我沒有要求一定要是農夫才可以。所以課程中學員的背景是非常多元的,這時候有一種非常自由、自在的特質。

當然一次的工作坊無法完成整個農業課程,所以在四月份又辦了一次課程,這就是上一次的課程,當然希望有新的事情發生。在這當中我學到一個新的課題,如果硬是要去讓一件事情發生,要揠苗助長,是不會有成果的,我們不要急著去催促一件事情的發生。當我們年輕的時候,我們都很沒有耐性,人智學也不過是一百年的事情不是嗎?我們在播種,不論是誰都是在播種,那收成的時刻還沒有到,而我們總是很沒有耐性,希望在一個小時內去說服別人。
    
在結束今天的演講之前,我想再回到意志力,回到農業課程第二講以及第一講,史代納所指引的──生命中所有的事物,都可以追尋回到源頭,就是農業。所以農業就是我們的生活以及經濟生命的基礎。史代納也在另外一個演講系列──《在社會性的未來中》提到「人群、社會、社群的發展,會從交換的社會發展到轉化、共享的社會。」他在演講中給的圖像,也強調這樣的一個社會需要從農業開始,需要從個人的自由、意志力,去服務共同的集體的意志,這集體的意志又可以回來服務個人的意志。如果各位想要理解這些細節,可以問Paul,他對這方面有很多的研究。

從實務的經驗中,我們知道像是在華德福教師開會過程中有很多的困難,所以我也不時地去思考──我個人有沒有去省思?我個人的意志有沒有服務集體的意志?有沒有服務學生的需求?這樣的省思會帶來很大的力量。

如果老師回到自己的內在自省自問:「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是因為我個人的需要,還是因為孩子的需要?」當我可以進入我自己的省思反思的時候,我才能進入自己真正的內在──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華德福學校集體的意識是什麼呢?孩子的發展,教育的任務就是要把靈性跟心魂帶入孩子的物質體及以太體,讓他們帶入平衡;而農場的集體的意志是什麼呢?就是一群農夫的集體意志──共同幫助農場可以跟靈性連結。

這場演講進入尾聲,演講之後,希望各位可以回到日常的生活,開始進入實作之中,開始進行團體的討論,在Paul及我開場的演講中,讓大家有一個主題。在此我想用兩點作為今天演講的總結,就如同Paul老師所說的,我們需要新的思維,對於物質的狀態可以用老舊的思維方式,但是對於活的世界需要有新的思維方式。我們大家需要在這世界上一起合作,我們沒有辦法獨自去完成,我們必須要從我的獨立個體,進入到集體的我們。史代納也在基石之歌中談到:「善將發自我們的內心,並成為我們的頭和意志的帶領者。」換句話說就是:從心開始出發,由心打開我們的頭,從此善將發自我們的內心,並成為我們頭和意志的帶領者。

分享2016年9月歌德館世界會議上對人智學社群及靈性科學學校未來新方向的倡議


時 間:2017714
主講人:Paul Mackay
翻 譯:譚凡華
記 錄:陳思樺
校 稿:吳娟娟、阮恩生
審 校:林冠伶

親愛的朋友:
能再回來台灣感覺很美妙。我每年都被要求貢獻些東西,但既然每年都回來,還有什麼能分享的呢?每次我都得找找看背包裡有什麼可以貢獻給大家?去年終於找到一些沒講過的東西分享給大家,接著去年到今年之間發生了一些情況,今天我想來談談這個變化。

  • 人智學學會組織本身意義為何?靈性科學學校背後的含義又是什麼?這兩者之間的特性有何差別?


去年2016年思考的議題是距離百年歌德館首次聖誕會議還有七年的時間,當年的會議裡產生了像是今天開幕式的頌詩──基石之歌。我們可能想問問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從外在來看當年的會議創立了人智學總會,繼而成立了靈性科學學校。每年都有超過上千個組織產生,那這個特殊的人智學學會組織本身意義為何呢?而靈性科學學校背後的含義又是什麼呢?

我要先以這兩者之間的特性作分享。當年人智學總會並非為理想而創造,也不是為了拯救世界、環境或成為好人等等。我認為一個組織首次的建立是基於認知與尊重每一個獨立個體的基礎下建立的;現今每一個獨立個體都有其內在需要來完全、獨自地站立在大地上,也需要在周邊環境中找到一個空間退進去來獲得成長。聽起來這種內在成長的需要好像要退回自我、找到自己,這說法聽起來不像是建立組織的起步;但重要的是人智學總會的創立是認知到每個內在的需要、尊重每個個體內在神聖的空間。

所以,成為一個人,先決的條件和內在的空間有關。做為一個人,我們是尚未完成的,我們還不是完人。這本身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也是華德福教育處處可見的共通性;孩子尚未發展完全,也充滿了無限的潛力,如何發展出一套教育來激發他們的潛能?人的潛能並非在21歲就發展完成,而是終身學習,像我們都是。

這一個社群是一起尊重彼此內在的需要,同伴之間相互學習,做為彼此的老師,從每個人身上都可以學習;在社群內在存有學習興趣者才是真正的社群;「向同伴學習的興趣」若能形成「文化」,社群就能產生更多活力。我們都有一個內在的需求--博愛精神,也就是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全世界都是。

這不光是人智學裡面的現象,也廣泛的存在於人類的社會之中。這現象具有三個元素:對內在空間的尊重是其一;第二個內在需求就是博愛的精神,同仁們都是兄弟姊妹,為對方服務;第三個就是如今每個人都想尋求生命的意義──我為何在此?我的生命任務是什麼?為了完成生命任務,我們不能單打獨鬥,需要與其他人一起完成,也就開始和他人找到命運中的連結。這些相遇的人一起努力,找到自己為何而來?生命從何而去?

「尊重、博愛、社群」這三個特點就是當初建立人智學總會的基礎。或許有人會問這也是普世價值吧!既然是普世價值,為何是必要、重要的呢?又為何必須創立人智學學會呢?另外從宏觀的角度來說,大家都知道很重要、也很必要,那為甚麼還要這麼做呢?我喜歡說「對!但是⋯⋯」。「但是」生命中沒有一件事是不用練習的;只知道是不夠的,知道後要做、要練習。人智學總會的創立就是要大家在學會裡面與每個人內在的空間來行動,實踐博愛的精神。如此一來生活就變有趣了,但同時也會變得困難重重,因為每個人都很不一樣,相處上也不一定和諧。

  在人智學學會可見到多元化色彩,什麼人都有,就像人類社會一樣。不過,此時挑戰就來了,怎樣不去逃避、面對它、堅持不放棄的話,有一天啟示就會出現。當然這個實踐的領域需要一些基礎和背景,如果沒有一個有力的領導人來帶領的話,或許我們就需要另外的背景替代;而這個背景就可以從靈性科學學校而來,其中的工作任務是要由自己的內在激發出來,接著跟別人相連結,跟靈性世界相連結。

那靈性世界是從何開始的? 我認為一個人開始自我對話的時刻就是靈性世界的開始。從自我解放出來,從自己跳出自己,和自己產生對話。從內在的對話中,發現更高層存有的存在;從中自我發現命運,而命運中又有不同的存有在工作和幫忙著。靈性世界是多元化的。我們在塵世中,感官世界只是靈性世界的感官體現而己;就像我們每年在此召開問心台灣會議,總有一些靈性世界更高的存有與我們同在,同時也渴望想要被我們發現和認知。

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也是個覺醒的年代,來發現這些不同的存有,這些存有也希望我們發現他們。這種覺醒是重要的,如果我們不覺醒,這些存有只能在潛意識裡無意識地工作;但是,我們若覺醒的話,這些存有就帶著意識來共同工作。而對於這種更高層存有的認知就是靈性科學學校的工作。

  • 在未來的7年我們如何重新點燃100年前創立時的初衷?在過去95年我們做了什麼? 在人智學發展中,出現了哪三種不同的現象? 


這個運動一路以來並非一帆風順。從人智學學會發展的內部來看,我無意去否定那些竭盡全力投入這個領域的人們的努力,而是意識到一件事:有許多不同的組織成立,而他們之間一樣的特性是──共同學習人智學。人智學在當時是門嶄新的科學、前衛的觀點,在學校、大學裡是沒有教授的。所以很需要成立不同的小組,從新的角度來學習與探討對於人的認知。直到如今學習人智學本身仍然很重要。上述發展的過程中,有些人加入組織來學人智學,只是單純地在學習。其中有一些看過很多人智學書籍、資深的學者們,會告訴某位來詢問人智學問題的人:「你對人智學學習的還不夠、還沒有看完足夠的書,你先回去學一學再回來跟我聊。」如果,大家都這樣相處就沒有未來了,這是發展中的一個現象。在發展的過程中若大家光說不練就會孤立;沒有和世界連結,就變成教條主義了這是發展過程中的第一種現象

  人與人之間很不同,有人覺得有趣就去學習了;有人只要是新的教育模式、有機農業就試試,有些人會馬上去投入,就是實幹型的,先做再說;有人有了一些靈感、想法就去做,至於背後的故事、理論等繁枝細節,就不要聽了。所以當他很快去做一件事時,內容就會變得很空洞,容易迷失自我,因為沒有得到精華。這是過去多年發展過程中的一種現象;也就是有一批人光顧著去做,可是把意義遺失掉了。這是發展過程中的第二種現象

第三種現象是靈性科學學校的層面。有個專有的名詞「啟蒙之道」,透過冥想、靜思練習與自我產生關係,從而走上啟蒙之路。這些靜思練習,都廣泛流傳於世界範圍內,但它往往又有種相當孤立的感覺。其實它的原意是賦予教育、醫學、農業等各行各業的人士透過靜思練習能被賦權,而間接地幫助他們找到自己人性真實所在,從而在世上工作時更加與自己連結。在工作中有那麼一刻能自我反思、帶著自己的出發點在工作時不斷地反思。但過去90多年的靜思,有一種孤立的狀態,沒有和世界上的人好好的連結。

  • 針對這三種現象的解決之道是什麼?藝術又為何如此重要?


從去年2016年秋天歌德館召開的世界會議中,就商議要從教育、生活、社會三大領域中去串連在一起,例如:華德福學校的老師是與孩子一起的行動研究者。所以華德福教育要的不是廣泛的複製模式,而是反覆在實踐當中反思這對不對?符不符合其精神、夠不夠深入?同樣在生機互動(BD)農業也是一樣,在農場裡就是行動研究的源泉。

行動研究要留意兩個面向:一是內在深化它,同時與外在連結;在生活中是雙向進行的,由上而下且由下至上,這個連結就是靈性世界在生活中的呈現。所以要把生活作為啟蒙之路、學習的源泉,這需要不同的生命價值觀──在人智學中產生精華的共鳴──藝術。

藝術為何如此重要?若一個人的內在缺少美學,在生活中就看不到美的呈現。生活中不缺少美,只缺少發現美的眼睛。生命本身無法自我表達,而是要有美的眼睛去觀察才能發現。如果沒有美在裡面,人智學就是空洞的,僅是一套理論;但是當「美」進入的時候,人智學就變得栩栩如生。

在教育領域中也是,如何通過藝術來打開更高、更深的層次?我很慶幸「歌德式觀察」在這次問心台灣成為很重要的一部份,因為「歌德式觀察」就是帶領及幫助我們培養審美能力,發現生活的美

  • 如果我們將剛才談到的三個領域:生活、學習、社會放在一起,我們會期待甚麼結果?思考、情感、意志這三個層面中,我們如何發展出新的領導力?



我的理解是,我們需要一項新的能力。如果按照以往的傳統,我們無法突破,也無法將這三項領域連結在一起;只有通過一種新型的領導力的產生,我們才能把各方面連結在一起。我試著說明此新的領導力為何。這不再是尊崇領袖的領導型。在座的每個人都有領導力,那是和自己心魂的連結,我和我的思想、意志、情感的關係

首先是思考,那跟歌德式觀察很有關係。我究竟如何透過新的思考力,更深入的去明白、理解這個世界?

我要分享有三種思考類型一是因果型、片面的思考二是創意思考。我們經常受到身邊大小事情的挑戰,此思考能夠將若干種同時發生,但不同的事情串連一起,且明白這些事是各自獨立存在的,了解各自的脈絡,得出結論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這種思維在商業和許多領域方面都很重要,藉此可將不同的事情連結在一起而創造出一個新的東西。但若時機不對則會發生混亂。

三是發展型和蛻變型思考,這是和時間發展上產生關係的。這種思維可以從植物界中發現。例如:種子長成了苗、苗開出了花、花結了果,這種發展型的思維在教育領域是很重要的。又例如:3歲孩子和40歲的成人是不一樣的,在教育領域中重要的是帶著轉變型的思維。同樣在商業領域中蛻變型的思維也很重要,因為創業者在商業上也會不停的發展、蛻變。但在發展的過程中如果沒有把握時機就很容易迷失。
  
第三種思考也就是內外翻轉的思維。這也是在社會生活活動中意識到外在所有發生都跟自己內在的發生互相輝映;所有外在發生的事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都和自己內在有關。所以要更明白社會宏觀面就需要這種能力,也就是在外在世界和內在世界之間相互的溝通和發現。此外也要同時看到「生前死後」與「死後生前」兩種階段的不同。在塵世時我們是在肉體裡面,而往生之後就會變得內外翻轉,內在就變成外在的世界。故在社會活動中我們要清楚意識到,外在世界的發生與我的內在一定是相應的。

所以在這三個思維不同的層面中我們可以發展出新型的領導力,接著能夠自己領導自己,也對身邊的工作夥伴有更深的理解。

現在我們從思考轉到情感方面一般情感是以自我為中心,當中很重要的是:我感覺如何?透過一個人的自我感覺,才能好好感受究竟什麼事發生在我身上以及感受為何?從自我的定位中,好好體會自我的感受。然後從個人轉化為世界感受,從自我導向走向世界導向,這時候世界變得有趣了,原來我們可以聽到弦外之音,看到不為人知的東西;然後由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能力,進而發展出「發現美的眼睛」。這時候,以往沉默無語的一切會產生不同的呈現;當你再與別人談話時你會感覺到對方的確聽明白你所說的話。這時候這個新型的領導力會變得敏銳,能與世界保持連結。而發展和世界保持連結的能力可透過轉化我們的「情感」來達成。

最後來談談意志。一般來說要全然控制自己的「意志」是很難的。我們可以感受到要做事情的動力,但現在重要的是要從個人定位出發和自己的意志產生新關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要做的事情,但除了肩負的責任以外,我們必須很覺醒地知道「我」究竟想要做什麼?一個新的品德因此產生,此時我們就真正對所作所為承擔負責。我們如何活在當下,從「意志」當中覺醒?比如說,一位好老師在為孩子做了很好的備課後,當走進教室的那一刻發現孩子當下的狀態不同時,原本的備課反而不重要了,而是因應孩子當下的狀態來上課,那就是「意志生活」。

有邏輯的思維,不光是因果那麼簡單,而是看到事物背後連結的邏輯所在;我想是內在證明的邏輯,它是發展的、內外相應的邏輯,在我們思維的層面上要被發現、留意到。在情感層面要以美的角度去看到以前看不到的東西,聽見寂靜,外在世界的美開始自然呈現。這時候意志上新的倫理便產生,不再是由別人告知我應該如何做,而是我知道該做什麼。在這三個層面,每個人都可以開始發展這種領導的能力,從而可以和自我連結、彼此賦權,此力量足以排除萬難,甚至愚公移山。


謝謝大家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2018問心台灣日期預告


親愛的朋友:

感謝一切安排及發生,讓我們在短暫四天內一起相遇、一起遇見。千言萬語全都在歌德觀察,唯有親身經歷過方知珍貴。問心台灣,台灣是咱命根的所在⋯⋯。

今年(2017年)我們探討了這個時代經濟與生態新的醒覺力量:華德福教育﹑人智醫學及生機互動農業,這三支柱子如何合作支持未來世代。

明年,2018問心台灣日期已經確定,將於2018/07/20(五)~2018/07/23(一)舉行,盼望社群夥伴朋友能及早將這幾天預留下來,並廣為宣傳邀請您的親朋好友參與,讓我們再聚首。

因您的參與,成就一切圓滿,再次感謝~

問心台灣工作小組 敬上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2017問心台灣-行前通知

親愛的朋友:

  感謝您懷抱著對台灣這片土地的熱情、對人智學的熱愛,報名參加第八年的問心台灣研討會。再過六天, 2017問心台灣研討會就要正式拉開序幕了!大會工作小組在此竭誠期待您的到來!
  本次大會有兩個下午將進行「歌德觀察法」的練習,因此需自備的材料較多,請您耐心看完提醒事項。
祝 夏日 安好!

「問心台灣」召集人 張宜玲
                        暨全體工作小組敬上
2017/7/8


提醒事項:
一、研討會時間:2017/7/14(五)~7/17(一),共計四天三夜。
二、報到時間:2017/7/14(五)中午11:00~12:00。報到處:日月潭教師會館 迎賓樓大廳。
三、研討會地點:日月潭教師會館 集會堂。地址:南投縣魚池鄉日月潭中興路136號(會館電話:04-9285-5991)。
四、自備物品:1.環保杯、環保餐具 2.雨具、手帕、薄外套 3.優律思美鞋 4.筆記本 5.素描本(A3A4尺寸) 6. 2B鉛筆 7.色鉛筆。
五、停車須知:開車的朋友,請將您的愛車停放至教師會館停車場,請跟管理人員說「參加問心台灣活動」即可進入。
六、住宿須知:預訂教師會館的朋友,7/14(五)下午3:00才能入房,行李可先寄放櫃台。現場報名的朋友,恕無法提供代訂住宿服務。
七、用餐須知:有訂餐的朋友,用餐地點在教師會館內之餐廳,供餐時間為──早餐7:00開始(僅提供給有住宿的朋友,憑劵用餐);午餐12:30開始,晚餐17:30開始。報到當天中午,我們已為您預備輕食午餐,請您務必記得自備餐具前來盛裝。為避免浪費,也請您在報到時勾選是否需為您預備7/17復歸當天的午餐,謝謝!
八、衣著須知:請您穿著寬鬆衣物參與活動 
九、其他須知:為了維護課程品質,請您務必準時抵達會場;若課程已在進行中,請您安靜於側門進出;鑑於優律思美課程及詩歌晨頌的靈性意涵,該兩項課程開始後我們將實施門禁,等活動結束時才開放進場。感謝您的配合和諒解!
尚未繳納報名費的朋友,請撥空於研討會前完成繳費,以免耽誤您現場寶貴的時間,謝謝!

l  歌德館會員提醒事項:
一、進階會員(持藍卡)7/15(六)~7/17(一)早上7:30~8:30,為進階會員安排靈性課程。
二、一般會員(持粉紅卡)及潛在會員:7/15(六)~7/17(一)早上7:30~8:30,為一般會員及潛在會員安排介紹人智學總會的系列課程,想要更進一步瞭解人智學的您,敬請把握機會參加!
三、本次活動對象以人智學總會,歌德館會員為優先,若您今年要加入歌德館成為新會員,或是歌德館的舊會員想續繳會費,請您攜帶粉紅卡至會場會場皆有提供相關服務。 
首次參與問心台灣的朋友,如果不太了解成為歌德館會員的相關細節,我們將在研討會中為您說明。欲加入的新會員也可於會前點選連結:https://goo.gl/L2XOEr ,事先填寫您的相關資料,以節省作業時間,並至現場與工作人員核對資料後,進行繳費。
四、若您今年無法與會,也可點選連結,直接線上刷卡報名或續繳。https://www.goetheanum.org/931.html?&no_cache=1&L=1,歌德館為支持台灣朋友入會,您所繳交的每年會費只要至少新台幣1500元以上即可(約為原本的十分之一,若您能力所及,也歡迎繳交全額會費給予支持),換算後約48美元、36歐元。(依每天匯率略有不同)

l  活動期間有任何疑問請洽詢下列聯絡人:
行政組:林菊梅0916-570-858;報到組:劉倩妏0976-081-375;會計組:張淑真0919-707-062;住宿組:陳柏娣0910-709-207;問心台灣專線(中華電信)0963-130-913